•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

    人生就是一場離別,他試圖記下自己所見的悲歡

    葉克飛2024-02-05 20:30

    葉克飛/文

    在時代跌宕中,普通人的命運與故事往往會被宏大敘事所淹沒。這多少是一種思維傳統,許多人習慣將個體置于集體之下,以集體狀態直接“置換”個體命運。但那些安好與流離、歡欣與悲傷,都不應被遺忘,它們是普通人最真實的一面,也是時代最真實的一面。

    1971年,陳行甲出生于湖北興山的一個貧困小村,在山區里長大,1988年考入湖北大學數學系,1992年畢業后在湖北興山縣工作,1997年提拔為正科級。2002年到2004年間,他脫產在清華大學攻讀碩士學位。2006年底開始,他陸續出任湖北宜昌市發改委副主任、宜昌市政府副秘書長、宜昌經開區管委會副主任。2011年,他出任宜都市市委副書記和市長,此后又出任巴東縣縣委書記。

    四十歲成為縣委書記,這是體制內絕大多數人在整個職業生涯都無法企及的高度,也意味著肉眼可見的“前途”。尤其是陳行甲這種農村出身、全無背景,完全依靠自身努力步入仕途的人,只要選擇按部就班,就可以實現階層跨越,將這輩子走得順利。

    但對于陳行甲來說,貧窮的巴東縣是巨大的挑戰。陳行甲就任縣委書記后,前一年半就接待了三十批群眾集體上訪,問題直指巴東干部的惡劣作風、以權謀私和官商勾結。他隨即展開反腐,因為觸動太多人的利益,期間多次遭遇威脅恐嚇電話,為保障其安全,公安甚至在他車上安置了簡易的排爆裝置。賄賂也無處不在,陳行甲曾說過:“當縣委書記收錢是很容易的,不收錢才是真不容易,但我堅守住了自己的底線,沒有收過任何東西。”

    在任職縣委書記的五年時間里,陳行甲致力于反腐和發展經濟,贏得了巴東人的尊重。但在2016年,已然獲選“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即將提拔為恩施州班子成員的陳行甲選擇裸辭,投身于公益。當有人質疑他“怕了”或“作秀”時,陳行甲在《在峽江的轉彎處》中坦言:“只有在徹底辭去公職的情況下,才能證明他做這件事的純粹,也才能實現這件事的純粹。”

    2021年出版的《在峽江的轉彎處》是陳行甲對自己人生上半場的記錄,講述的是陳行甲的童年時光、求學經歷和仕途打拼,還有裸辭后轉戰公益數年的感悟。相比這段“自我”剖白,新出版的第二部自傳體隨筆《別離歌》,則書寫著自己與一個個普通人的命運交織,在一次次“離別”中鋪陳個體的離合悲歡,就像陳行甲自己所言:“我懷著最大的誠懇,去記錄那些可能不被記得,不被在乎的人;記錄他們生命中的困難和為難;記錄那些掙扎和努力;記錄那些無奈的離別,也記錄那些溫暖的擁抱,還有那些長流的熱淚。”

    對陳行甲助力最大的是兒子阿魚,阿魚為《在峽江的轉彎處》所寫的兩句話打動了許多讀者——“經歷過輝煌與荒蕪,忠于靈魂,重啟人生;他的人生之路,遠看是前行,近看是歸鄉”,“如果有人問我,父親教給你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我想我會這樣回答他:我們不該忘記自己走過的路,同情過的人,呼喚過的正義,渴求過的尊重,是這些東西構成了我們深植于生活世界的共通意義的根基。是這根基,讓我們即便在日后形形色色的世界里體會了失落,品嘗了誘惑,經歷了幻滅,領受了嘲諷,也不會輕易洗去自己那層名叫‘共情’的底色”。阿魚還告訴陳行甲:“我對你的行政生涯有多么沒信心,對你的寫作生涯就多么地有信心,你的腳下有泥土,你是那種天生的講故事的人。”

    最有趣的是,阿魚用一個很妙的比喻來提醒陳行甲的人生規劃:“你既然喜歡用體育比賽來比喻人生,那為什么只能是足球?也可以是籃球??!足球比賽只是上下半場,籃球比賽可是四節。你可以是第一節讀書從政,第二節做公益慈善,然后第三節成為一個作家,第四節做一個旅行家啊。”

    這是何等讓人羨慕的父子關系,《別離歌》的初衷,也與阿魚有關。在這幾年中,陳行甲的家庭也經歷了一場生死離別,他的岳母于2020年7月被診斷出食管癌,醫生判斷只有三個月壽命,但在陳行甲妻子的陪伴和旅行療養下,岳母神奇般延續了十六個月的生命。

    陳行甲寫道:“那一年多里,霞帶著岳母在華東治療,阿魚從北大畢業考上了美國的全額獎學金博士,因疫情控制尚不能赴美讀書,只能在家上網課,我就在深圳家里陪阿魚。每個月我會抽周末時間去看霞和岳母,一次從異鄉的醫院出來剛走到大街上,霞忍不住當街痛哭,我擁抱著霞靠著街邊的大樹讓她哭夠,霞的手冰冷,肩頭冰冷。霞確實不容易,她只有背著岳母才能這樣痛痛快快地哭一場,跟岳母在一起的時間她必須強顏歡笑,佯裝輕松。”

    陳行甲在《在峽江的轉彎處》中一再書寫的母親、對自己人生影響最大的母親,在《別離歌》中走向另一個世界。沒有人能敵得過時間,相聚的盡頭總是離別,陳行甲寫道:“就像人一出生就在奔向死亡,只不過路途或遠或近而已??傆心敲匆惶?,總有那么一刻,這是我們生而為人的宿命。說到底,人生就是一場離別,重要的事情是我們該如何做別,又怎樣離開。路途之中的愛與溫暖,才是人生這場離別的意義所在。”

    讓“一代代生生不息,愛著,陪伴著,懷念著,哭著,笑著,擁抱著,把日子過下去”,正是陳行甲寫《別離歌》的意義所在。他所承擔的幾個公益項目,都是關于兒童青少年的大病救助和教育關懷,無一不是充滿著離別,有些還是生離死別。他寫道:“這些不幸的孩子,還有他們奔波辛勞的家長,命運沒有給他們一個好的劇本,他們被動上場,但是他們竭盡全力地演了。有的像寒冬臘梅頑強開放,也有的像秋葉一樣黯然飄落。我和我的伙伴們在努力地去愛,去陪伴,去擁抱。”《別離歌》記錄的這些“小人物”,命運跌宕,隱隱于大時代相契合。陳行甲專注的并非只是救助孩子的過程,還有他們的家庭。陳行甲所希望留下的,正是站在歷史長河的角度,為他們的命運,也為人們一起經歷的時代留下見證。

     

    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香蕉,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国产精品中文原创av巨作首播

  •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