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

    跨越萬里的新春團聚:一個小鎮青年的“美漂”回家路|春節策劃

    鄭晨燁2024-02-09 13:04

    (徐偉斌一家三口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鄭晨燁 2024年1月26日,春運大幕正式開啟。同樣是這一天,在美國工作忙碌了一年的徐偉斌也踏上了漫漫回家過年路。

    相較于春節前國內由南向北、由東向西的常規春運回家路線,徐偉斌的回家路看起來要“特殊”不少:從位于美國東部的印第安納波斯出發,乘坐飛機穿過浩瀚的太平洋,抵達韓國后再轉機,坐上直達中國吉林省延吉市的航班,最后再乘坐高鐵前往地處長白山北麓的小縣城——安圖。

    跨越萬里、輾轉三國,在經歷了將近一天的旅程后,徐偉斌終于回到了闊別許久的家鄉。對于他而言,龍年的春節有著許多特殊意義。

    因為工作原因,徐偉斌在2023年同女友成婚后,便匆匆趕回美國。在這一期間,他錯過了太多重要時刻:錯過了和妻子的新婚蜜月,錯過了妻子孕期時的陪伴,錯過了自己兒子的降生。說起家人,徐偉斌總覺得自己有太多虧欠。

    “就像早些年大家都去南方打工,在美國不就是為了多掙錢,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嘛。”談及為何要選擇成為一名“美漂”時,徐偉斌告訴記者。

    實際上,徐偉斌的故事,是眼下許多跨國家庭共有經歷的寫照。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日漸加深,越來越多的國人開始選擇在海外尋求職業機會,希望通過自己的辛勤工作,為家庭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

    像徐偉斌一家這樣的國際“候鳥”家庭亦正在成為一種新的生活態。根據商務部數據,截至2022年底,我國境外中資企業數量就已經達到4.6萬家,分布在全球190個國家和地區,境外企業的中方員工已超過150萬人。

    正是這些和徐偉斌一樣在海外打拼的中國人,成功連接起中國與世界的微觀橋梁,生動展現著中國與全球經濟日趨緊密的現實,共同參與和見證著經濟全球化的真實圖景。

    “美漂”生活

    同許多“小鎮”青年一樣,90后的徐偉斌在高中畢業后選擇留在了安圖生活。他在縣城里找了一份安穩的工作,似乎也沒有什么遠大“理想”,朋友們對他的評價關鍵詞也多集中在“踏實、憨厚、有一點內向”等方面。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徐偉斌將會復制“父輩”們的生活軌跡,慢慢隱入在長白山腳下這座“小鎮”平靜又規律的日子里。

    機會出現在2018年。那一年,28歲的徐偉斌踏上了前往美國的航班,此前的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要前往異國他鄉打拼和生活。

    “我去美國是因為我父親。早些年的時候,我父親的朋友在美國開了個中式按摩店,因為我父親按摩的手藝特別好,中式按摩在美國也是個特色,想著那邊賺錢也多,我父親就去了,到2018年的時候,我也跟著他一塊到了美國印第安納州。”回憶起當初前往美國的契機時,徐偉斌告訴記者。

    對于徐偉斌而言,前往美國工作無疑是一個挑戰。

    “基本不會英語,去之前都很緊張,擔心語言不通在那邊不好生活。”徐偉斌說。

    除了語言之外,異國他鄉的文化和飲食亦是其需要適應的點。最重要的是,由于從事的是服務行業,徐偉斌在出發之前總是擔心“美國人會不會事兒很多,不好招待”等類似的問題。

    帶著興奮與緊張的心情,2018年,徐偉斌開啟了自己“美漂”的日子,但想象當中的困難實際上并沒有出現。

    首先,在語言方面,用徐偉斌的話來形容就是:“(英語)基本不太用到,我英語到今天都不行,只會打個招呼,反正來個客人就‘hello’一下,然后就開始按摩,按完了說個‘byebye’。”

    而在工作之外,徐偉斌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當地的華人社區內,同自己的家人或者其他華人朋友一起生活,有時候,徐偉斌甚至都感覺在美國的日子和安圖也沒什么不同。

    “不上班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宅’著,最多和朋友或者家人一起自駕出去溜達,偶爾開車去趟芝加哥采購些日用品。”徐偉斌說。

    他在美國的工作角色是中式按摩師,這份工作沒有底薪,收入完全來源于客人的小費。

    “(工作的按摩店)一般常規按摩是50美元,而客人通常會以20%為基準,給小費,有的客人大方給得多,有的客人小氣給得少,上班就是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有人就按,沒人就歇著。”徐偉斌說。

    中式按摩在徐偉斌所在的印第安納波斯還算火爆,多的時候他一天就要接待10位以上的客人,少的時候也都會有四五個客人。

    談及美國的小費文化,徐偉斌還跟記者分享了一些趣事:“如果有客人給小費給得少,這客人問我名字的時候,我就報其他人的名字,免得他下回來還找我。”

    不過,徐偉斌的“妙招”也有失靈的時候,他在美國有位黑人???,最初因為這位“黑人老哥”小費給得少,所以徐偉斌總是躲著他,但是這位熟客每次來一定要點徐偉斌服務,搞得他有點“崩潰”。

    除了日常的工作收入外,徐偉斌有時候還會收到美國政府給予的一些補貼,例如新冠疫情期間,其稱自己每周都能收到來自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合計約一千美元的補貼。

    “我是已經拿到‘綠卡’了,疫情的時候聯邦和州里都給發了些錢。”徐偉斌說。

    而這些大大小小的收入,除了保留必要的生活費用外,徐偉斌都會定期匯給遠在國內的妻兒。

    今年春節,他還給自己的孩子和老婆買了很多禮物,有LV(路易威登)的挎包,有最新的蘋果手機,還給剛滿百日的兒子帶了很多在美國買的營養品和衣物。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注意到,談及在美國的業余生活,徐偉斌能分享的故事并不多,嚴格來說,他在美國的生活,基本就是上班——回家的兩點一線,聽上去似乎有些“乏味”。

    在他眼中,去美國無非是因為在美國掙錢多,沒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換了個國家“討”生活而已。

    “我要給我老婆和兒子掙錢啊。”當記者問到為什么業余時間沒有好好體驗下異國他鄉的生活時,徐偉斌笑著說。

    新年打算

    2024年2月6日,徐偉斌一家人前往延吉市購買年貨,順便給自己的兒子打打疫苗。

    在前往延吉的路途中,夫妻二人討論了一下未來的規劃,在徐偉斌看來,美國于他而言就是個“掙錢的地方”,未來有一天,他還是希望能夠回到家鄉生活。

    “我是不可能做美國人的,中國多好,我錢賺夠了還是要回來過日子。”徐偉斌斬釘截鐵地告訴記者。

    按照夫妻二人的規劃,過完年之后,徐偉斌的妻子可能也要隨其一同赴美工作,孩子只能先交由家中老人照顧。

    徐偉斌的妻子在國內曾是一名護士,結婚之后由于家庭需要,便辭去了在醫院的工作。

    “現在已經在辦手續了,手續辦好她(徐偉斌妻子)也去美國,我很多朋友在那邊做美甲很賺錢,她可能會過去做美甲師,如果同步能在美國考下來護士資格的話,就找份護士的工作,護士在美國更掙錢。”徐偉斌如是跟記者描述起一家人的未來規劃。

    在他看來,“候鳥”一般的生活,恐怕還要在他們這個三口之家中維持很長一段時間,而在此期間,徐偉斌的孩子無疑會成為“留守兒童”。

    30e98976-80c0-4a33-ac91-8cff047f4e81

    (徐偉斌一家三口  受訪者供圖)

    “孩子現在還小,還有周轉的時間,盡量把手續走完,早點把孩子一起帶到美國上學。”徐偉斌說。

    不過,在徐偉斌心中,他還是更期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國內接受教育,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主要是基于兩個方面考慮,一是教育水平,二是教育成本。

    “擔心小孩在美國不一定習慣,國內的教育現在也很好,另外成本也很重要,我怕到時候供不起。”徐偉斌直言。

    而他對于教育成本的擔心也并不是“空穴來風”。

    據其所述,2023年的時候,徐偉斌有一個同事的孩子被哈佛大學錄取,但這樣的好消息卻讓他的同事發愁了很久,“哈佛大學的學費特別貴,普通家庭根本就供不起。”

    因此,關于一家人未來的生活規劃,徐偉斌并不敢考慮太遠,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在采訪的最后,徐偉斌還是向記者再次強調了一家人未來會返鄉發展的打算:“只要錢掙夠了,我們就回來,回安圖,做點小生意什么的,落葉歸根嘛。”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新能源、半導體、智能汽車等新產業領域,有線索歡迎聯系:zhengchenye@eeo.com.cn,微信:zcy096x。
    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香蕉,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国产精品中文原创av巨作首播

  •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