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

    城市生長2024:迎接都市圈的繁花盛開

    宋馥李2024-02-09 09:47

    經濟觀察報 宋馥李/文 《繁花》落幕,意蘊綿延。有人看到了股市的詭譎,有人看到了至真的愛情。這是各取所需的一部劇集,王家衛的精心雕琢復現了上世紀90年代初的上海灘,那是一個涌動著欲望和夢想的年代,人人都亢奮,個個有朝氣,如阿寶一樣的普通人,能在時光的急流回旋中扣住運道。

    “南巡講話”前后,改革開放迅猛發力,“計劃式”的外貿業務必須經過“外灘27號”外貿總公司。從那時起,上海與周邊城市的人流、信息流和資金流,就發生著頻密的交互??梢哉f,從那時起,上海這個大都市圈的核心已經散發出強磁力。

    阿寶成為寶總的關鍵一戰,來自和小寧波(寧波針織一廠廠長)的合作,小寧波被外商毀約,急得跳進了黃浦江,不會游泳的阿寶跟著跳了下去,成就了這一對生死之交,阿寶救了小寧波,也給自己掙來了機會。

    上世紀90年代,作為首批沿海開放的城市,上海成為出口貿易的樞紐,也是中國的時尚品牌前沿,《繁花》里的“小寧波”、“范總”、甚至生產高仿品的諸暨“麻老板”,以上海為目標市場和品牌中心,紛紛在周邊起家、造夢、功成。劇里火遍上海的“三羊”,映射的是時尚業搞研發、學營銷、做品牌的成長歷程。

    當我們從劇集中抽離出來后可以看到:上海、杭州、寧波、諸暨,如今在現實中還是上海大都市圈里的家族成員,他們的密不可分與同頻共振,讓上海都市圈被稱為世界級的經濟極核。

    那時,都市圈這個字眼還聞所未聞,甚至一體化、協同發展還沒有進入政府文件,但江浙的從事服裝針織業的老板們,都知道要贏得上海這個中心市場。

    在今天看來,在上海這個大都市圈里,品牌中心與生產中心的分離就是都市圈對于現代時尚產業的正態分布。當人口和資源要素向大城市和中心城市集聚,微觀的企業卻可以將組織體系更有效率地分散在都市圈范圍內。

    對于個人來說,住在周邊城市的職員可以“時間換空間”,獲得中心城市的就業機會和生活品質。對于企業來說,則可以“空間換時間”,在更大的空間范圍內調配資源,獲得投入產出的最優解。

    城市不斷擴大,但其自我生長仍難以滿足這種“時間與空間”交換的需求,它需要拓展和躍遷,變身為在都市圈、城市群內交換和配置。中國都市圈的內在互動邏輯,就這樣從上海發軔,北京、深圳、廣州、成都、南京、重慶……截至這個月,在濟南都市圈正式獲批后,中國已經有14個都市圈有了頂層設計。

    當然,這些只是落在文件里的都市圈規劃,但中國的現實往往是這樣,市場的自身發育往往要先于規劃,規劃文件的出臺往往只是捅破了那層窗戶紙。區域中心城市的繁榮和生長,必然要對周邊產生或輻射或虹吸,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陸續出臺的都市圈的規劃,常常是對現狀和趨勢的確認。

    2021被學者們稱為都市圈元年,因為從這一年開始,國家發改委陸續批復一批國家級都市圈,濟南都市圈剛剛成為全國第14個。中國34個大都市圈以全國18.6%的土地集聚約63%的常住人口,創造約78%的GDP,多數都市圈人口處于持續流入。這樣的趨勢只會加劇,不會停滯。

    不論是否獲得批復,不論是否進入文件,城市的生長邏輯,正在向都市圈、城市群無限延展,區域經濟的角力不再是城市競爭,而是都市圈競爭。一個活力迸發的城市,很難在自身的行政轄區范圍內,完成資源要素的最佳配置,它能在多大空間內進行資源整合和交互,決定了它的競爭力。

    中國人口和產業持續向大都市圈集聚,中心城市和周邊城市共生共融,將是都市圈時代的鮮明特征。因此,都市圈的一體化建設,要打破城市自身的“一城之見”,樹立都市圈整體的“一圈之識”,以更新的認知迎接都市圈的繁花盛開。

    經濟觀察報編委、城市與政府事務研究院院長
    負責城市、區域經濟、觀察家書評。
    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香蕉,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国产精品中文原创av巨作首播

  •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