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

    今年,電子廠無加班……

    張銳2023-03-16 15:5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銳 “我們周周雙休,工作日上8個小時也不加班了,月入二千八,每天笑哈哈。”3月15日,在深圳一家以生產經營新型電子元器件為主的公司,從事烙鐵手工作的黃蓉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她說,自己也差不多“朝九晚五”了。

    黃蓉自我調侃的另一面是心酸。她今年23歲,廣東河源人,初中未畢業的她16歲就離開了老家,深圳各大電子廠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她說,目前所在公司規模中等,情況好的時候每個月工資能有大約五千元,今年外面環境不好,就算工資低也不敢輕易辭職。

    “如果不加班,工資就按深圳最低工資水平發,兩千多。”黃蓉向記者展示的工資條顯示,2022年12月、2023年1月期間加班時長分別是33小時、0小時,“過年前公司也不忙,我們從1月10日放到2月1日,回來到現在也沒怎么加過班。”

    這樣的情況,在當下的珠三角已經不是個例。

    招工需求下降

    “工廠沒有活兒,招工的需求明顯下降。”這是位于廣東佛山美的工業區附近一家大型連鎖人力資源公司門店負責人陳淼,向經濟觀察網記者描述的今年勞務市場的情況。

    3月15日,陳淼表示,按照往年的行情,這個時候應該是工廠招聘旺季,但2023年開年以來門店信息欄的招聘單連一半都沒有貼夠,工資待遇也回到幾年前,甚至不如疫情期間一些時候。她稱,該公司在全國有大約60家門店,在珠三角、長三角的不少工廠也都有駐廠人員,但目前因效益不好,總公司也準備啟動裁員、輪休計劃。

    當天上午,經濟觀察網在該求職門店看到,店內往來人流冷清,兩個公告信息欄僅貼著不足10張招聘公告,其中包括廣州立訊電子正式工月入6000元左右,或純17元/小時;深圳龍華大型電子廠純19元/小時;肇慶大旺希音電商17元/小時,綜合工資(5000-6000)元/月。

    陳淼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大部分工廠如果不加班并不能拿到上述工資。“去年疫情的時候,有段時間工人不愿意出來,富士康給到過30元/小時,立訊也有27元/小時,現在深圳富士康最多也就給到24元/小時,其實普遍工廠算下來給的價格就16元/小時-18元/小時。”她又稱,前段時間來過一批人找工作,但最終很多人嫌工資低不愿意做,最近不少務工人員已再次返鄉。

    陳淼續稱,以該公司富士康招聘工作為例,原本深圳工資待遇最好、招工需求最大,但從去年開始深圳部分需求轉移到江西工廠,而今年到目前為止成都富士康招聘工作直接停止了。“搬越南的傳言是有的,在國內也是到處搬,現在深圳這邊每天放只給我們50個名額,以前都不限人數,早上9點、10點就發車去工廠,晚了還有可能名額被搶,以前都是12點或者中午才發車,今年工人路費、體檢費用都是自己給,很多勞務公司也快活不下去了。”她說。

    在上述美的工業區的另一家人力資源公司招聘欄前,一名年輕求職者詢問一則薪酬為22元/小時的電子廠工作時被告知,該廠有央企背景,每周只開放兩次招聘,要求應聘者20歲-35歲、高中以上學歷,無征信不良、無案底。

    “這個廠去年要求還是18歲-40歲,今年各方面都變嚴格了,包括學歷還要提交證明材料,以前都沒有。”負責上述電子廠22元/小時招聘的工作人員武江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很多工廠疫情沒人的時,16歲-50歲都很好安排,今年37歲、38歲也可能被挑剔。”

    武江又稱,他從事人力資源工作大約五年,今年進廠要求變嚴格的情況的確存在,但也不是絕對。“只能說現在企業挑選工人,今年挑年齡、挑學歷的情況確實多一點。”他說。

    趨勢向好缺信心

    3月14日,一家智能家居企業的負責人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目前自己面臨的狀況是“C端消費不足,B端投資不足”。他稱,疫情放開以后,公司門店人流、咨詢量明顯增多,但整體的消費力不足,尤其是中高端產品的銷售起不來,另一方面公司在投資新產品、新品類方面比較猶豫,不敢下手。

    “明顯信心不足,國內是向好的趨勢,恢復慢,出口去年下半年萎縮,還沒恢復。”上述企業負責人說,以該公司床架出口業務為例,“往年‘黑五’后會有訂單爆發,去年‘黑五’完全沒有訂單。”而從整個行業的情況來看,他認為,訂單被越南等東南亞市場分走了,且趨勢有加快的跡象。

    一家東莞的中小型鞋服企業負責人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公司訂單去年已經是不飽和的狀態,今年整體招工的需求也減少。“整個行業是在萎縮,尤其是鞋業移印度是風向標。”這位負責人表示,該公司目前正在做海外布局的計劃,首選越南、其次是印尼。

    3月15日,一名在廣州日資汽車配件公司從事流水線生產工作的務工者向記者表示,今年以來,工廠“不怎么加班,平均每天8-10小時,差不多雙休。”他又稱,自己是派遣工身份,工資到手大約是4000元左右,近期公司透露裁員計劃,因為“沒事做,人多了”,但還不確定、沒有正式通知。

    同日,一名37歲、從云南到廣東找工作的務工人員向記者表示,原本以為疫情結束后能有找機會,但3月2日以來先后在廣州、佛山找工作都沒有成功入職。“要么工資低,要么我自己條件不合適,現在每天吃飯、住宿要開支50元,壓力大。”他說,如果再找一個星期沒有結果,自己也準備返回老家。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記者
    關注華南制造業領域,包括食品、紡織、家具、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等。
    聯系郵箱:zhangrui@eeo.com.cn
    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香蕉,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国产精品中文原创av巨作首播

  • 
    
  • <em id="dhntg"><object id="dhntg"></object></em>

    <ol id="dhntg"><ruby id="dhntg"><input id="dhntg"></input></ruby></ol>

    <th id="dhntg"></th>